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山路元無雨,空翠濕衣人

 
 
 

日志

 
 

第六十三章

2006-10-21 05:14:06|  分类: 轉載小說《小心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制后的公司成立了董事会、监事会,然后举行了隆重的公开选举,高健自然被选为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我继续担任副总经理,钱爱民却摇身一变成了监事会主席。这里面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在中层干部的调整过程中,朱向东的赞成票没有通过半数,按照规定应该被免去科长职务。我忽然想到他哥哥是市公安局局长的事情,将这一情况向高健作了汇报。高健听完之后态度坚决:“该拿下拿下,他哥是国家主席有什么了不起,瞧他自己混的,连个人缘都没有,咱公司今后绝对不用这种人。”

    朱向东被免职没几天,高健就接到了纪检委刘书记的密传,说是有人举报公司领导班子主要成员在公司改制过程中采取不正当手段侵吞国家资产、中饱私囊,并将举报信复印件直接交给了高健。高健一看信就火了,说我他妈的为了公司改制差点累得背过气去,还中饱私囊呢,到现在为止,我连一杯热茶都没来得及喝。其实,高健说的都是实话,这些日子他是忙得够呛,而且我亲眼见他为了全公司的利益,没有在企业改制过程中贪占公家一分钱。关于那匿名信,不用看字迹,我就知道是谁写的。我说高总你不用生气,对于这种人我们可以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法对付,剩下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吧。

    我主动找到了朱向东,我说朱哥你还是胜任科长这个职位的,其实公司领导也比较器重你,但你是知道的,我们有规定在先,赞成票不超过一半谁也帮不了你啊。你也是公司的元老了,念在多年来为公司做出的贡献上,我和高总建议一下,再帮你弄个清闲的差事干干。一句话差点没把朱向东的眼泪说下来,他哭丧着脸说:“虚名老弟,我不是非得当这个科长,但忽然被选下来心里不平衡啊,你说我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我怎么就得罪了那么多人呢?今天有你这句话,我就是什么也不当,也心里舒坦了。”我和朱向东谈完话,心里忽然有个感慨,我发现国家经过这么多年的改制,把人们的心理承受力给改强大了。以前刚开始搞的时候,职工们心态不稳,遇到的困难多多,搞到今天几乎所有的人已经习惯了,只要你不让他下岗,还让他有饭吃,他就烧高香了。至于朱向东民主测评没有超过半数的问题,对我也有个启示,那就是人在社会上生存,一定得讲点德行,否则即便你是天王老子,到关键时候我们的人民群众也不会买你帐的。其实群众的眼光始终是雪亮的,只有真正的代表广大人民最根本的利益,才可能顺应历史潮流,赢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样想来,我忽然觉得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其实挺好的,只是不知为什么从某些领导干部嘴里说出来感觉就那样别扭。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屁股还没坐热,忽然梁新敲门进来,说有个亲戚找我,我狐疑的往外一看,来人似乎很面熟。对方看到我,立马热情的打招呼:“小名你不认识老舅了啊,你小时候常去老舅家玩的啊。”我这才想起原来此人是屯邻张三强,由于和母亲有点偏亲,所以我打小就叫他老舅。那时我是经常去他家玩,可后来我求学在外很少回家,渐渐和他联系少了。上次回老家听母亲说他贷款买了一辆解放重卡正在市里跑运输呢,听说混的还不错。我赶紧将他让进屋来,热情的给他点烟倒水。这些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见到老乡都会必恭必敬、热情有加。我似乎觉得也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对得起至今仍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我那可敬的双亲。记得我在工商局上班那会儿,隔三差五就总有老乡来找我办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无非是要我帮忙办个营业执照,要么就是要我求情减免管理费。其实他们不知道,营业执照倒还好办些,而管理费的收取都是有固定任务的,完不成会被处罚,超额了有奖励,你叫管理员为你减免,就等于掏管理员自己的腰包,这就好比割他们的肉一样。但我要是不给办吧,就好像我架子大,不办事似的。没有办法,我每次都硬着头皮给讲情,偶尔还自己掏腰包垫付一下,所幸都不多,最多也就三五百块钱的事情。

    张三强坐下来,眼睛不住的打量我的办公室,嘴里一个劲儿的夸赞说:“小名你可是有大出息了,咱张家庄200来口人,我当初就看准你小子行,果然不出我所料啊。”张三强坐在我办公室絮絮叨叨的给我唱赞歌,听得我心里这个不舒服啊。我心想还夸呢,一家不知一家的难,别看我每次回张家庄的时候开着车挺风光的,但那车是单位的;别看我身上穿的西装革履全是名牌,但至今我还有三万元欠款没还上呢。谁知他夸起来还没完没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打断他的话,问道:“老舅你不是来找我叙家常的吧,有事你就直接说吧,我尽量帮你办。”张三强听我这么说,尴尬了一下,然后道出了实情。原来他养的卡车被交警给扣下了,他托了好几个人都没要出来,没办法才想到了我。我说老舅啊,这个忙我不一定能帮上你啊,公安局我认识的熟人不多,你先坐着,我帮你问问。闻听此言,张三强表情马上忧虑起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在脑海里迅速的搜集公安局的熟人,首先想到朱向东的哥哥,但人家是一把局长,不可能替你办这点小事,况且朱向东现在还说不准对我有没有看法呢。我忽然又想起城东公安分局的李局长,虽然我和他只是在一起打过几次麻将,但感觉上也是个办事的人,于是一个电话拨过去,简单说了事情经过。没想到他听了之后,爽快的答应了,说没问题包在他身上了。不一会他就回电话说事情办成了,要张三强明天过去交警大队取车。我说感谢老哥了,要不中午一起出来吃口饭吧,对方说不用了,改天吧,中午他还有应酬。撂下电话,张三强千恩万谢,我说不用谢,说谢不是见外了么。临走时,张三强还竖着大拇指夸赞说:“真有力度,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我心想还力度呢,欠这个人情没有千八百块钱下不来,将来都是要还过去地。更有意思的是,没过两天,张三强又来了,给我送来了四只肥大的公鸡,死活让我收下,我说老舅你拿回去吧,这东西我养不活、杀不了,给我反倒闹心了。无奈他颇实在的和我一个劲儿的推来搡去,后来干脆给我扔在办公室,人一溜烟跑了,弄得我看着地上绑在一起直扑愣的大公鸡哭笑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