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山路元無雨,空翠濕衣人

 
 
 

日志

 
 

該何時了結?李嘉誠、李澤楷父子恩怨記(組圖)  

2007-01-27 05:03:24|  分类: 好文共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話說“戰場父子兵,上陣親兄弟!”但這句話用在李嘉誠父子的身上,卻不合適。在商場上,李澤楷贏得了“小超人”的聲譽,可是卻被人看成是一個不聽父親教誨的不肖之子。

  李澤楷想脫離父親的掌控在業界早已不是秘密。2006年7月,電訊盈科(0008.HK)主席李澤楷以91.6億港元出售23%的股份給投資銀行家梁伯韜。但梁伯韜只是“代人泊車”,在轉了一圈後,股份還是落到了李嘉誠的私人基金手裏。

  在獲悉梁伯韜的背景後,李澤楷發動公司小股東,以76%的反對票否決了將其公司股票出售給包括其父親李嘉誠在內的收購方。並且于2006年12 月5日再度入市增持69萬股電盈股份,平均每股作價4.786港元,涉及資金330.2萬港元,最新持股量也由27.16%微升至27.17%。至此,李氏父子矛盾公之於眾。

     李澤楷為什麼要與作為亞洲首富的父親李嘉誠對著幹?這裡面隱藏著什麼樣的父子恩怨?一個個接踵而來的疑問讓業界困惑。

  大樹底下難乘涼

  李澤楷是李嘉誠的次子,是李嘉誠與其妻莊月明于1966年所生。李嘉誠對這個兒子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成為未來的接班人。

  據了解,每逢星期天,李澤鉅、李澤楷兄弟倆一定要跟父親出海暢遊。李嘉誠說:“他們一定要聽我講話,我帶著書本,是文言文的那種,解釋給他們聽,問他們問題。我想,到今天他們未必看得懂文言文,但那些是中國人最寶貴的經驗和做人宗旨。”

  知情人士告訴《IT時代週刊》,在李澤鉅、李澤楷八九歲時,即被安排在公司董事會上,靜坐一旁,作為學校之外的另一項重要課程。在兩兄弟念中學時,李嘉誠就“帶他們到公司開會,不是教他們做生意,而是讓他們知道,做生意不是簡單的事情,要花很多心血,開很多會議,才能成事”。

  李嘉誠的旗下公司長江實業于1972年上市,從那時起,童年無憂的李家兄弟,就失去了扭作一團嬉戲玩樂的樂趣,而是在嚴肅的會議室內,在嚴父和嚴師跟前,乖乖地正襟危坐,開始學習經商。



  在李澤鉅1964年出生時,父親已是一名富商。由於李嘉誠早年失學,所以極重視兒子的教育,李澤鉅被送往香港頂級名校聖保羅學校唸書,由小學念到中學。

  不滿14歲,李澤楷就被望子成龍的李嘉誠送到北美讀大學預備學校。17歲時,李澤楷進入大哥李澤鉅就讀的美國斯坦福大學,專修自己喜歡的電腦工程。這顯然不是父親的意思。而澤鉅聽從父親的安排,念土木工程系。若從家族事業考慮,澤楷應讀商科、法律等適宜管理綜合企業的專業,並與澤鉅的建築專業互補。但李嘉誠尊重了李澤楷的選擇。

  李嘉誠對兒子的嚴厲教育在李澤楷讀大學後,還未曾放棄。一次,李嘉誠到美國探望讀大學的兒子。那日,天下著雨,他遠遠看見一個年輕人背著大背囊,踏著自行車,在車輛之間左穿右插。李嘉誠心想:“這多麼危險。”再看清楚一點,原來是兒子李澤楷。親歷此事後,李嘉誠才放棄了要兒子騎自行車上學的要求。

  1990年,做了4年打工族的李澤楷,在父親的指令下回港。李澤楷順從父親,也許是他厭倦了在異國打工的生涯,也許認為父親的公司裏更可“隨心所欲”,大展拳腳。但李嘉誠並不以為小兒子的實習期已經結束,只安排他到和記黃埔做普通職員,跟隨行政總裁馬世民學藝。馬世民則安排他到旗下的某公司工作,這與他喜歡的電腦工作基本對口。

  最初的日子,李澤楷向父親抱怨薪水太低,還不及加拿大的1/10,是集團內薪水最低的,還抵不上清潔工。李嘉誠說:“你不是,我才是全集團最低的!”李嘉誠從集團每年支取的薪金才5000港元。

  也許是由於父親的嚴厲管教,李澤楷終於選擇了離開。1994年,李澤楷憑藉出售衛星電視積累下的4億美元,成立了盈科數位。在李嘉誠嚴格的教育下,李家二公子終於出頭了,但也由此埋下父子之間齟齬的種子。

     矛盾激化

  李澤楷與他的父親有著很大的不同:李嘉誠講的是子承父業,而李澤楷卻是喜歡自立門戶;李嘉誠經商是穩打穩扎,謀定而動,而李澤楷卻是標新立異,喜新厭舊;李嘉誠在私生活上是慎守本分,而李澤楷卻是緋聞不斷;李嘉誠奉行的是低調,而李澤楷卻是不拘小節,一擲千金。

  從李澤楷很小的時候起,李嘉誠就要他們了解外面的世界,知道人世的艱辛。他常帶他們坐汽車、坐巴士,到路邊報攤看一個賣報的小女孩邊賣報邊做功課的苦學情景。

  與李澤鉅相比,童年經歷讓李澤楷的個性當中有了更多的冒險、不安分因素。他更願意證明“自我”,強調“自我”,而不是按照父親的安排亦步亦趨。

  李澤楷13歲時,李嘉誠把他送到美國加州讀書,希望他與哥哥李澤鉅有個照應。但李澤楷到了美國後就變卦了。他不但與兄長很少來往,還故意不用父親在銀行為他存放的生活費用,而是靠自己打工。

  據知情人士透露說,李澤楷在美國時為了自立,曾在麥當勞賣過漢堡,在高爾夫球場做過球童。“由於要背負高爾夫球棒,以致弄傷了肩膀骨,直至現在,傷患還會時常發作。”為了省錢,他還經常自己下廚,炒雞蛋就是那時學會的。

  1987年,21歲的李澤楷大學畢業。此時,家族在加拿大的事業正轟轟烈烈地展開。李澤楷去了加拿大,卻不是像其兄一樣打理家族生意,而是進入一家投資銀行從事電腦工作,做一名靠工薪度日的打工族。他還一聲不響地把當年李嘉誠為他在銀行賬戶裏存的所有錢連同利息還給了父親。1990年母親病逝,李澤楷回港奔喪時終於沒能拗過父親的規勸,勉強答應留在香港幫父親打理家族產業。

  但李澤楷的個性最終使他辭掉了這份工作,選擇了與家族事業分道揚鑣。李澤楷後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當年他選擇自立門戶時,父親曾以和黃行政總裁的職位挽留他,但被他拒絕了。他誓言自己要在事業上超過父兄。此事也令李嘉誠感慨萬千,經常對外人說自己對這個兒子束手無策,“他14歲的時候我就管不了他了!”

  但對於李氏父子的恩怨,香港傳媒還流傳著另一個版本。

  李嘉誠與亡妻莊月明原為表兄妹關係,兩人幾經波折終成夫妻。但1990年1月1日,莊月明女士因心臟病突發經搶救無效過世。一位當年參與該事件報道的媒體朋友向記者透露,悲劇發生後,表現最為激動的就是李澤楷,這加深了他與父親的不和。“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莊月明去世後,李澤楷就迫不及待地從家裏搬到酒店居住。”

  近年來,李嘉誠與周凱旋之間的交往,則令本來就不和的父子關係更是雪上加霜。據香港記者說,在李澤楷眼中,母親李莊月明絕非一般的庸姿俗粉可比。自母親離世至今,李澤楷總會風雨無阻地在每年元旦去拜祭母親。

  最近幾年,李嘉誠卻公開與周凱旋交往,甚至在2006年3月被記者問到是否會再婚時,李嘉誠更曖昧地回答:“這個是個人問題,沒有道理要答覆,”又說“或者有一日我會改變主意。”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激化了父子間的矛盾。

  恩怨何時了

  “兒子不壞,父親不愛”,用這句話形容李嘉誠對兒子的態度,再合適不過了。回顧過去10多年,雖然李澤楷一直都在努力擺脫父親的影響,但每次兒子有難時,李嘉誠還是會及時出手幫忙。

  香港一名財經界人士對《IT時代週刊》記者憶述,當年李澤楷以80億港幣投資東京地鐵站,成為日本10年來單一外資投資者最大交易。不料遭遇金融風暴。就在最危難之際,李嘉誠的和黃集團決定以29億港幣買下地皮45%的權益,並給盈科1.7億港幣管理費,令李澤楷倖免一難。

  李嘉誠的第二次出手,是收購香港電訊一事。1994年,李澤楷在完全沒有任何物業抵押的情況下,短短數天內能從4家銀行得到上百億美元貸款,與其說是李澤楷創造了神話,不如說貸款各方是出於對李嘉誠的信任。

  2001年1月,盈科股價由半年前的18元一直下滑至3.9元,在市場上引起了極大怨言時,李嘉誠再次出手救兒子。據一名當年參與報道的香港記者講述,有天中午12點半左右,大批記者正在港島香格里拉酒店等候,準備採訪時任新加坡副總理的李顯龍。此時,李嘉誠及李澤楷父子突然出現。

  他們穿過酒店大堂,徑直乘扶手電梯往下層中餐廳“夏宮”去吃飯。父子共赴飯局的場面令記者們騷動起來。據該酒店大堂職員說,李嘉誠每月到這裡吃飯只會在56樓的法國餐廳用餐。果然,這對半年來不見的父子共進午餐沒過幾個小時,下午就傳來盈科股價止跌回揚的消息。

  2006年6月,李嘉誠從報章上獲悉,李澤楷有意出售盈科資產,惹來股東高調反對,於是,他致電李澤楷,但一直未獲回復。李嘉誠最終按捺不住,與長子李澤鉅一同前往李澤楷辦公室有意詳談此事。但在外開會的李澤楷故意不返公司,李嘉誠只好留下一張字條失望離開。

  到了11月底,正當新加坡盈拓公司的小股東在準備是否投票贊成由李嘉誠基金會、梁伯韜及西班牙電訊的入股方案時,李澤楷突然向外界表示:“如果盈拓小股東投反對票,我會很開心。”間接拒絕父親在事件中幫忙,令李嘉誠無法收購電訊盈科的股份。這件事令父子倆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多位在香港做時政新聞的媒體朋友對記者說,過去,李嘉誠為幫助兩個兒子鋪好政經高層人際網路,每次與重要人物見面時,總會帶他們一同赴會,但最近李嘉誠卻罕有地只攜長子李澤鉅出席。另外,近來多位香港名人去世後,李嘉誠在致送的花牌上,也只是寫著他和李澤鉅的名字。外界認為,這反映了李嘉誠、李澤楷父子的關係“在最近一段日子並不太好”。

  “李澤楷在電訊盈科股權出售這宗交易上處理得太草率太倉促了。他既想不出辦法收拾殘局,又認為要父親出手相援很沒面子,所以父子倆近幾個月都沒怎麼聯絡了。”一位參與了該交易的人預測,要修補李氏父子關係,恐怕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父子終歸是父子,這段恩怨該何時了結?讓人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